【原创】抵制大潮风起云涌,商家顾客左右为难

Kellogg (家乐氏)是美国一家著名的早餐和零食生产商,旗下拥有诸多驰名商标,他家的谷物早餐更是家喻户晓。

Breitbart 是美国一家新兴媒体,近几年飞速成长,每月读者达到4千5百万人,完全具备和主流媒体抗衡的能力。

这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公司最近却打得不可开交。

起因是这样的:家乐氏以前在Breitbart网站做广告,但是11月30号突然宣布不再继续投放广告了。这本来也没什么,企业自己的钱,愿意怎么花怎么花。但问题是,他们发表了一个声明,说他们这么做是因为Breitbart的网站和他们的价值观不符。

谁都知道Breitbart是一家右翼新闻媒体,他们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力挺川普的重量级网站之一,他们代表的就是保守派价值观。

那么家乐氏发表这个声明就是自愿把问题政治化了,也是向消费者宣布自己是左翼,自由派。

Breitbart 也没客气,当天就发起了一场抵制家乐氏的运动,并且冠名为 #DumpKelloggs (抛弃家乐氏)。一周之内,40万人签名,发誓不再购买家乐氏产品。

家乐氏宣布抵制Breitbart;Breitbart随即号召抵制家乐氏。本来和平共处的两家公司,现在成了敌人。

美国如今分歧严重,左右两派针锋相对,在很多问题上很难达成共识。作为一个食品公司,挺身而出,自愿站队,宁愿得罪一半消费者,家乐氏此举目的何在?他们知道一定会有消费者面对琳琅满目的早餐盒子,单纯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其他牌子。或许他们不在乎这点损失,或许他们认为此项“义举”能吸引更多顾客,或许他们希望媒体炒作能弥补负面影响,但无论怎样,家乐氏显然愿意承担这个风险。

但是这个风险的回报呢?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假设一半美国人不再购买家乐氏产品,另一半购买量加倍,正负抵消,天下太平,对家乐氏来讲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真的是这样吗?会不会表面如此,但实际上左右矛盾更加激化,社会分裂愈来愈深?

家乐氏作为一家百年企业,不会不明白个中道理。他们急于表态初看令人费解,细想其实也很简单:左派推崇政治正确,有些已经麻醉了,坚信自己的意识形态才是高大上。那么作为正义的化身,以圣母的姿态,鄙视一下 “没有爱心,充满仇恨的种族份子” 又何妨?这种态度和希拉里把几百万川普支持者称作 “不可救药的可耻之徒”有异曲同工之妙。米歇尔奥巴马那句著名的 “They go low, we go high” 也是这种心态的完美写照。

家乐氏的广告费对Breitbart来讲微不足道,而读者的注意力很快又会转移到其他新闻上去,所以这件事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但是类似抵制风潮还会不断涌现。大部分公司,特别是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商家,不愿意介入政治,但是总有例外,而且近几年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是好是坏,只能依靠消费者用钱包评判了, 其实这也是民主。

既然说到抵制,不能不提2016年的 “男女同厕” 风波,以及因此产生的一系列抵制事件。

Target是美国一家超级连锁店,规模仅次于Walmart (沃尔玛)。今年4月份,Target公布新政策,允许变性人随意选择厕所。可是变性人怎么定义呢?就是随自己喜好。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男的,可以在某个时刻忽然觉得自己是女性,从而选择女厕和女试衣间。不需医生证明,不需男扮女装,如果女性顾客抗议,店家出面对付。这已经被Target多次证实,YouTube上无数视频为证。其实绝大多数Target店里除了男厕女厕以外还有单间厕所,让这些所谓的 “变性人” 用不是正好吗?不行,你如果这样要求的话就是歧视。可是这样瞎搞,老百姓又不干了,于是一周之内120万人签名抵制Target。

抵制运动开始之后Target季度报表显示客流量减少,销售额下降,而且全年收益预期下调。虽然Target声称顾客抵制不是主要原因,但是同时也宣布将斥资2000万美元在全美300多家店里加装单间厕所 (另外1500家已经有单间)。很多人认为这是Target在妥协,但是他们允许任何人自选厕所的政策并没有改变,只是给不愿意男女同厕的人增加一个选择而已。今年5月3号,一个男子在位于德州Frisco的Target店里用手机在女试衣间隔墙偷拍。9月份,位于Abrams的店里又发生同样事件。类似的偷窥和骚扰案件在其他城市也时有报道。虽然左派辩解说以前也发生过,但是Target公开允许自选厕所难道不给犯罪分子大开方便之门吗?

抵制风潮其实左右都在推动,甚至一些公司也投身其中。三月份北卡州通过一项法案,说男的只能进男厕所,女的只能进女厕所。于是左派沸腾。PayPal率先站出来宣布,本来计划在北卡新增400个工作机会,现在不去了,因为这项法案侵害了LGBT权益。LGBT代表男同,女同,双性恋和变性人。美国家庭联盟因此刊登全版广告质问PayPal,你们的全球运营中心设在马来西亚,那里同性恋要受鞭刑甚至入狱,难道你们不该先抵制马来西亚吗?苹果公司曾扬言如果印第安纳州通过某项可能侵犯LGBT权益的法案,他们就撤离印第安纳。但是苹果公司永远也不会回答他们为什么不撤离伊朗,那里同性恋可以是死罪。

厕所大战5月份被奥巴马推向高潮,他的一纸行政令强制全国公立学校必须允许 “变性人”自选厕所,更衣室和洗浴间,否则消减联邦资金。消息一出,骂声一片。20几个州同时状告奥巴马政府。八月份,联邦法院紧急叫停,然后在十月份彻底推翻他的总统令。

如果说企业参政还是私人行为的话,总统依靠政府强推他的理念,而且是拿孩子开刀,这就触及了大众的底线。

一个弹簧被过度挤压,要么永久变型,要么强力反弹。所谓沉默的大多数,在左派力争LGBT人权以及同性婚姻的时候,其实并不赞成,但也不至于跳出来反对。事不关己,何必为难别人。但是现在突然发现自己的孩子居然成了试验品,因此爆发。好多人终于认识到,你保持沉默,会被认为是默许。而默许的代价,就是当你最终忍无可忍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了。

如果说Kellogg,PayPal 和 Apple 是主动参政,自愿站队的话,有些公司完全是躺着中枪。拥有Firefox (火狐浏览器)的 Mozilla 公司2014年任命共同创始人Brendan Eich为CEO。Eich是个科技奇才,不但主导开发了火狐,还是Javascript的发明人 (世界上一多半网站都使用Javascript)。本来是个众望所归的任命,却招来左派狂风暴雨般的抗议。原因是早在2008年,加州公投决定同性恋婚姻是否合法的时候,Eich给反对方捐了一千美元。迫于压力,Eich上任几天之后辞职,并且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建的Mozilla公司。当自由派欢呼胜利的时候,也有LGBT人士质疑,仅仅因为个人价值观而把一个硅谷精英赶下台来,是否有利于推动自由派的理念?

抵制大潮来了又去,以后也会源源不断。几十年积累起来的社会矛盾,不会瞬间消失。川普接手的已经是一个分裂的国家,他能否团结各派也是众说纷纭。在文章的最后我们做一个读者调查,你认为未来四年,美国的社会分歧将发生怎样的变化?投票结果月底公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