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皮: 第一女婿革命家史

美国总统川普的亲家,也就是川普长女伊万卡的夫家,库什纳家族,是房地产巨头。大面上和老川相近。但若掰看细看,两家各有各的故事,今天就八卦一下这个库什纳家族,也有几样可听的故事。

库什纳家的写字楼,在纽约五大道666号,隔着三条街和川普大厦遥遥相望。两座摩天楼外表相近,但里面的风格天悬地隔。川普大厦里老川居家办公的地方,一律金天金地;从天花板到墙角,都写着两个大字:“气派”。“气派”二字下面,细看能看出三个小字:“暴发户”

而库什纳的办公室,只有疏疏落落几件家具。显眼处有一个精致的小茶几,上面放着一本厚厚的﹑皮面精装的犹太人《祖训》(Pirkei Avot)。办公室的门上,贴着银制的小经文盒。经文盒(mezuzah)是犹太人的传统,是贴在门上的小盒子,里面有一小块羊皮纸,上写经文;经文开头总是:“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是我们唯一的主。

“看看,文化人的就是不一样。

库什纳办公室的唯一装饰,是墙上一幅油画画像:画像上是库纳什的祖父母。库什纳祖父母的故事,源自他祖母的口述。

故事是这样的:库什纳的祖母叫瑞,是白俄罗斯生人。1941年,纳粹攻入白俄罗斯,德国鬼子把镇上所有的犹太人精英——医生﹑律师﹑ 和其他知识分子,一起抓到镇中心广场。德国鬼子命令一个管弦乐队奏乐,然后在音乐声中,将抓来的犹太人一一处决。大屠杀之后,德国人选了50个女孩子,擦干净广场上的血迹。瑞是这50个女孩子中之一。然后,德国人把其余的几万名犹太人关入集中营。德国人经常杀害狱中的犹太人。瑞的母亲和一个姐姐就这样被杀害了。

1943年,集中营剩下的500个犹太人,决定逃跑。于是他们开始挖通向集中营外的地道,夜以继日,终于成功了。一个月黑风高夜,几百名囚犯,包括瑞﹑她的父亲﹑兄﹑姐,爬过百米的地道。然而他们一出洞,就被德国士兵发现了,瑞的哥哥跑丢了,再也没有找到。

瑞和她的父亲﹑姐姐找到了营救组织,生活在森林里,一直到苏联红军解放白俄罗斯。

库什纳的祖母瑞

上面这段故事不知道有没有拍成好莱坞大片。不管怎么说,川普女婿 杰瑞德﹒库什纳 如果载入史册,那么将来大概会有一部《杰瑞德﹒库什纳》的电影;电影的序幕,应该是他的祖母瑞,爬过集中营的长长的暗道。

战后,瑞与另一个大屠杀幸存者约瑟夫结婚。瑞和约瑟夫作为非法移民来到意大利,然后又辗转来到美国。“谁也不想要我们,”几十年后瑞控诉说。“对于犹太人,所有的大门都是关着的。连罗斯福总统都对我们紧闭大门。”

约瑟夫夫妇来美国后在新泽西安家。约瑟夫开始造房子,然后买房子出租,生意越做越大。两个儿子,穆雷和查理,都跟约瑟夫学做生意。1985年,约瑟夫突然去世。他的生意由儿子们继承。

查理﹒库什纳继承父业后,生意非常红火。查理把生意从公寓业务,扩展到商业地产﹑酒店和银行业,生意蒸蒸日上。但查理并仅仅不满足于做生意,他同时在另一方面非常努力地向上攀登;他攀爬的领域就是:政治。

其实查理的父亲约瑟夫,就不是只顾埋头干活的人。有人评论约瑟夫时用到一句谚语:“赚普通人的钱,和上层人一起吃饭。”——这正是是约瑟夫身体力行的:房地产生意的成功,绝不可能没有既四通八达又连接上层的关系网。

查理的政治,早做大到远远超出和镇长吃饭。查理多年来一直是民主党的大金主。克林顿夫妇竞选,查理都捐过钱。查理还在美国政府和以色列之间牵线搭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是查理的老熟人。

查理(右一)和比尔克林顿 (左二)

2000年,民主党候选人吉姆麦克﹒格里维(Jim McGreevey),竞选新泽西州州长。查理﹒库什纳做了格里维的财政后盾。格里维胜选当上州长后,知恩报恩,任命查理进入纽约新泽西港口管理局(Port Authority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董事会。这个职位是纽约或者新州的大肥缺,因为手下时常经管几亿美元的基础建设大项目。作为开发商此的查理﹒库什纳,得此肥缺,正是如虎添翼。

话说查理的哥哥穆雷,生意远没有查理红火。穆雷总是疑心当初老爹分家时偏袒弟弟。两人多年来龃龉不断,后来互相把对方告上法庭。

当时新泽西州的大律师,是克里斯蒂(Christ Christie)。克里斯蒂是共和党人,很有一些政治雄心,与当时的州长格里维不和。克里斯蒂看到库什纳兄弟互告案,很感兴趣,因为他知道查理是格里维的金主。

于是克里斯蒂仔细调查此案。调查牵扯到查理的妹夫 舒尔德 (William Shulder)。舒尔德与调查人十分合作,将他知道的查理的劣迹,一股脑倒出。

查理觉得妹夫落井下石,恼羞成怒,决定报复妹夫。他花了1万美元,雇了一个妓女,嘱咐她去勾引舒尔德。

2003年12月的一个晚上, 舒尔德独自到一家餐馆吃晚饭。用餐毕出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家,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年轻女子,瑟瑟索索独立寒风。这个女子披一头齐肩的杂色金发,在停车场的昏灯下也看得出千娇百媚。舒尔德上前询问,原来女子的车坏了,想找个好心人送她回酒店。舒尔德英雄救美,二话不说将女子送回酒店,女子邀请舒尔德上楼坐坐,舒尔德谢绝了,但留下了女子的电话号码。第二天舒尔德给女子打电话,两人相见,双双入酒店房间成了好事。其实酒店的房间,早被库什纳雇来的专业人员在暗处装了摄像头。事成之后, 女子拿了录像交给查理。

查理把录像寄给妹妹。妹妹虽然羞愤难当,但还是报了警,把录像交给警方。警方很快查清真相,于是查理罪上加罪,在责难逃。

查理与其妻在丑闻曝光后

顺便说一句,查理重金力推上任的格里维州长,也在这一年辞职。辞职的原因,也和查理有点瓜葛。

2000年,格里维率领新泽西州犹太人代表团到以色列公费旅游,遇到了一个31岁的以色列小伙,号称诗人的格兰﹒西佩尔(Golan Cipel),二人一见面便情投意合。第二年年,西佩尔来到美国,查理给他在自己公司安排了一份工作,并出面替他申请美国签证。格里维任州长后,任用西佩尔,提名让他担任新泽西州反恐要职。此事一出,州里高低官员个个大惑不解:西佩尔是以色列公民,不是美国人,如何让一个号称诗人的外国人担任政府反恐要职?当时911发生刚一年,人心惶惶,对格里维此举议论纷纷。

格里维对西佩尔的异样关注引出许多风言风语。2004年,西佩尔自己终于出来说:格里维性骚扰他,扬言准备投诉。格里维是有妻子儿女之人,以前无人知道他有断袖之癖。这样的秘闻爆料,舆论大哗,格里维好不尴尬,只好辞职。

格里维(右)和西佩尔

格里维辞职后,查理失去了政治靠山;公诉人克里斯蒂乘胜追击,查出查理种种不法之举:逃税,违法竞选捐助,威胁证人,阻碍调查 … 法庭判查理有罪,判处二年徒刑。查理到阿拉巴马联邦监狱服刑。

2005年查理﹒查理入狱的时候,他们家的长子,杰瑞德﹒库什纳,只有24岁。正在纽约大学读管理学硕士。

查理对长子杰瑞德的培养,颇下了一番功夫。2000年总统竞选时,查理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请到自己新泽西家中,与当地政要会面,在这样的聚会上,出面致辞的竟是当时只有19岁的杰瑞德。

杰瑞德政治上自小不凡,而功课却一般,学校里各科和SAT,分数都平平。但这不妨碍杰瑞德被哈佛大学录取。一些人背后嘀嘀咕咕,说这是因为杰瑞德的爹查理捐了哈佛两百五十万美元。

杰瑞德哈佛毕业后,到纽约大学读硕士。当然,查理也给纽约大学捐了百万数量级的钱。

查理﹒库什纳锒铛入狱,对24岁的杰瑞德,不啻是天塌地陷。后来杰瑞德说,他原来打算毕业后入法律行业,成为一名公诉人;但目睹了他爹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他再也不想成为公诉人了。

杰瑞德觉得他爹很是冤屈,但一般人看来,依查理所犯的罪,两年监禁其实算是轻判;而且他只坐了14个月就假释回家了。按理说公诉人克里斯蒂还是手下相当留情。

杰瑞德独自撑起他父亲的生意。而且对父母照顾的很周全。他每个星期都飞到阿拉巴马去探望监狱中的父亲。

他父亲入狱的2005年,杰瑞德﹒库什纳生活中发生了另一件影响巨大的事情:这一年他认识了伊万卡﹒川普。

他们是共同的朋友介绍认识的,朋友们觉得两人也许可以在生意上合伙。没想到二人认识后很快堕入情网。

杰瑞德和伊万卡交往一段时间后,杰瑞德找伊万卡的爹唐纳德﹒川普谈了一次,杰瑞德说:我和伊万卡很合得来,我们二人决心认真发展关系。川普只说了一句:“你最好还是认真点。”并无异言。

到了库什纳家,却是另外情境,杰瑞德的父母不同意这桩亲事:因为伊万卡不是犹太人。川普算是基督徒,伊万卡也是。

杰瑞德不愿违拗父母之言,这使伊万卡觉得很受伤害。她觉得道理上讲杰瑞德应该站在她一边,但杰瑞德没有。僵持了一阵,二人在2008年分手了。

分手后没多长时间后,二人共同的朋友,当时还是新闻巨头默多克妻子的邓文迪,把二人撮合到一条游艇上,杰瑞德和伊万卡又和好了。

协商之下,伊万卡改信犹太教,库什纳夫妇同意接纳伊万卡。入犹太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伊万卡在专人指导下,努力学习,通过严格的考试,才算入了教。入教后伊万卡要吃犹太教专门食品,每星期五太阳下山到星期六太阳下山之间,都不可工作驾车上网看手机。当然还有其它种种教规。伊万卡一一遵守执行。

2009年,杰瑞德和伊万卡结婚。婚礼处处按犹太教的风俗。连穿着露肩礼服的女宾,都被递上一条披肩。

库什纳和伊万卡婚礼

婚礼上杰瑞德之父查理﹒库什纳发表讲话,从当年纳粹大屠杀,母亲勇敢机智出逃讲起。最后说到儿媳伊万卡,他说:“我们知道伊万卡是完美的;但你们都知道,宗教对我们很重要,很重要。”

查理唾珠咳玉,洋洋洒洒讲了一长篇之后,轮到川普发言。在场的人后来说,川普基本上只说了一句:“祝你们幸福快乐”。

不管怎样,川普后来和女婿杰瑞德关系很好。也许是因为翁婿说得来,也许是像有人说的,伊万卡是川普最喜欢的孩子。

川普和伊万卡的孩子们

川普竞选中,女儿女婿一直随行左右,尽心尽力。相形之下,希拉里的女婿马克﹒麦兹文斯基,却在整个竞选中几乎不见踪影。

说起希拉里的女婿麦兹文斯基,另有一段故事。麦兹文斯基的身世,和库什纳有太多相似之处。麦兹文斯基也是犹太人,父母也极端热衷政治。和大多数犹太人一样,老麦兹文斯基夫妇也是民主党,而且夫妻双双做到美国议员。更奇妙的是,马克﹒麦兹文斯基老爹爱德华,也在2000年初生意场犯案,被下监狱。不过老麦兹文斯基犯的是投资诈骗案,连老婆的钱都骗,下狱八年,比老库什纳惨得多。

老麦兹文斯基虽然从入狱后一蹶不振,切尔西的夫婿,小麦兹文斯基当年却少年才俊,在高盛就职,后来自己独自开对冲基金。有人说这就是为什么希拉里竞选时不愿意让女婿陪伴左右,因为希拉里的民主党对手桑德斯,一直拿希拉里和华尔街的亲密关系说事。希拉里力图把自己刻画成不贪不腐,亲近普通群众的形象,所以着力和华尔街女婿划清界限。

希拉里落选,麦兹文斯基不仅落选第一女婿,在生意上也跟着败运连连;他的对冲基金,终于于今年二月破产关门。自此夫妻二人无业,在家啃老。可怜切尔西金枝玉叶,嫁到这样不旺气的人家,不知是哪里冲犯了什么风水。

顺便说一句,切尔西嫁给麦兹文斯基,并未改教,夫妻二人,一犹太教一基督教,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但当初婚礼在犹太庙举行,却有极保守的犹太人议论,说犹太庙为异教徒主婚,是对神不敬。

切尔西婚礼

回头再说杰瑞德﹒库什纳,天降大运,成了第一女婿,渐渐炙手可热。入老川团队最早的共和党要人,是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就是当年把老库什纳送入监狱的克里斯蒂。克里斯蒂最早效忠老川,整个竞选中鞍前马后,十分尽力。老川入住白宫前,最初让克里斯蒂领导过渡团队,还没两天,克里斯蒂就从领导岗位上被扔下来,而且整个踢出过渡团队,狼狈逃回新泽西。老川团队里还有两个克里斯蒂多年的铁杆,一看势头不对,三十六计走为上,赶紧辞职溜回家。

川普上任后,库什纳进入白宫领导班子,似乎活跃非常,但开始人们看不出这个女婿到底在何事上作为。报上对库什纳的评论,差不多都议论的是他们一对夫妻的穿衣﹑颜值﹒居家﹑育儿——倒给战火纷飞的白宫添了一股小清新。

最初两月川普领导班子里,被全国火力打击的焦点,是另外一个人:史蒂夫﹒班农。班农是当今美国大右派,左派对班农的仇视,绝对胜过对老川的仇视。

川普是个生意人,不那么在乎意识形态。而班农很在乎意识形态。班农的口号是:恢复美国的基督教精神,推进经济民族主义,在美国建立一个“启蒙精神的资本主义”。班农说:“启蒙精神的资本主义”,不同于中俄的贪腐的国家资本主义,也不同于物质至上的安兰德式的资本主义;“启蒙精神的资本主义”是有基督教精神的资本主义。

班农的意识形态,落实到当前的行动上,就是美国第一,限制移民。这其实就是川普竞选时对选民种种许诺的焦点。川普上任后的前两个月,似乎一直没有太偏离他对选民的承诺,其中大概有班农的影响。

川普和班农

班农与库什纳在竞选期间处得很不错,有人说象叔侄俩。进入白宫后,两人的分歧渐露端倪。两人的矛盾,主要是意识形态之争。据说班农骂过库什纳“全球主义者”(globalist)——在班农的字典里,“全球主义者”是骂人话。

班农63岁,库什纳36岁。但班农年纪一把,政治手腕未必强过从小受过政治熏陶的库什纳。库什纳在白宫里,会快拉起一伙“纽约民主党”人马,其中包括领导高盛多年的,民主党党员加里﹒科恩(Gary Cohn)。

从美国上两周轰炸叙利亚始,就可看出“全球化”的库什纳派,正在压倒“美国第一”的班农派。更有川普本人前两天出来发话,说班农不过是“替我干活的一个人”,将亲女婿﹑远战友的态度,昭昭于天下。

库什纳虽然在赢,面上依然谨言慎行。库什纳最大的才能是背后穿针引线,尤其国际上。以色列当然不必说,中俄库什纳应该也有链接。前一阵《纽约时报》八卦库什纳和中国的事情,讲的是本文开头说的五大道666号库什纳大楼。这是库什纳老爹下狱后,库什纳接任公司CEO,做的第一笔超级买卖,花掉18个亿。不幸的是这笔买卖手笔虽大,效益不佳,连年一直在赔。《纽约时报》和其它一些消息风传说,中国安邦保险公司,要投资库什纳大楼。安邦是中国的红二代公司,如果和美国第一女婿做生意,可谓太子对驸马,倒也相配。这笔生意到底存在不存在,没有定论,反正库什纳本人一口否认。

不管怎么说,老川最近对中国口气绵和了不少,其中有无第一女婿的贡献,无人知晓。

关于子皮



推荐阅读

接收飞洋在线即时报道,请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加飞洋在线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