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文明遇上野蛮,从左媒公开鼓动暴力说起

左派人士有一个特点:蔑视法律。比如说,对非法移民要多加保护,因为他们是“弱者”,合法移民则另说;对犯罪分子要施以大爱,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而真正的受害者关注的倒不多。

如果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那就看看这个例子:5次被遣返的非法移民枪杀在海边散步的Kate,之后一年来加州采取的措施,全部是加强保护非法移民。庇护城市要扩大成庇护州,财政吃紧却预留出3000万美元替非法移民打官司,左派的游行示威也是力挺非法移民。有谁在关注惨死的Kate?极左的加州政府做了什么来保护下一个有可能成为Kate的人?

说到蔑视法律,其实还有一个更好的例子。大选期间川普的集会必定有左派去抗议,经常伴有暴力示威,阻塞交通,寻衅滋事等非法行为。而希拉里的集会则很少有右派去抗议,即使有也是和平的。其实双方选民都热血沸腾,为什么却有天壤之别?原因很简单,保守派人士尊重法律,而自由派却认为只要能达到目的,法律只是一张纸。甚至有左派坚信只有做出违法的事,闹出动静,才能被关注。

可笑的是,左派媒体却把事实扭曲成是川普在鼓动暴力。

其实不止是美国,法国也是这样。右派的勒庞赢了初选,左派就开始上街闹事。当她最终输掉大选的时候,右派平静地接受民选结果。

但是在左媒的笔下,右派反而是纳粹,是法西斯,是独裁者。

左派暴力示威的目的无非是恐吓川普支持者,但是最后无功而返,川普还是赢了,against all odds。于是左派彻底疯狂了。

赫芬顿邮报,用网上流行的说法,这个左媒中的战斗鸡,上周发表了一篇文章,居然公开号召:放弃和平示威!让我们的怒火爆发出来!

It’s time to move beyond polite protests within specified boundaries. It’s time to escalate the expression of our outrage and our anger in a massive way. – 5/10/2017, Huffington Post

 

感情左派以前的示威游行还是”和平”的?就像投掷石块这样?

或者放火焚城:

或者干脆砸烂银行以示不满?

看来川普的支持者反倒是暴力的,就像图中这位女士?如果左派能够围攻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无底线的事做不出来?

赫芬顿邮报继续呼吁,”从今天开始,凡是支持川普的共和党官员,要让他们连一顿饭都不能安安静静地吃,无论是在DC的餐馆,还是他们自己家里。抗议者一定要如影随从,饭店里,购物中心,他们的选区,还有,他们家门口的公共地带。”

人心之歹毒,可见一斑。

Starting today and from here on, no elected official – certainly those in the GOP defending and supporting Trump on a variety of issues, for example – should be able to sit down for a nice, quiet lunch or dinner in a Washington, DC eatery or even in their own homes. They should be hounded by protestors everywhere, especially in public – in restaurants, in shopping centers, in their districts, and yes, on the public property outside their homes and apartments, in Washington and back in their home states. – 5/10/2017, Huffington Post

 

“占领奥克兰”组织在自己Twitter上说这是战争!他们要占领大街小巷,要解放全国,要与法西斯抗争,要砸烂加州。

二月份在西雅图的一次反川集会上,一个”社会活动家”通过高音喇叭大喊,敦促抗议者 “开始杀人!”

有人可能会说极端分子哪里都有。但是你知道哪个右派媒体鼓吹暴力吗?你听过哪个共和党人号召杀死自由派吗?你见过川普支持者上街打砸抢吗?

为什么反过来的例子就比比皆是?

没有一个左派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他们可能会说法律不公。但是在一个现代社会,司法体系还没有倒塌的情况下,难道不应该通过立法改变现状吗?他们可能会说是因为川普当政,可是为什么奥巴马八年治下,示威,暴动,袭警,仇恨犯罪大幅增加?

川普支持者也是形形色色,但是有不少人就像这位牛仔一样,骑白马,立山头,默默发声。他们也想爆发,他们有时候也忍无可忍,但是他们不会以暴制暴,起码暂时不会,因为他们遵纪守法。

在美国,参军的大部分是保守派家庭的孩子。警察也是保守派居多。拥枪的就更不用说。这从大选中就可以看出来。现役军人和退伍老兵中绝大部分支持川普。警察工会,移民执法局协会,边境保护局协会公开背书川普(后两者还是史上第一次公开支持总统候选人)。NRA更是全力挺川。这些人并不胆小怕事,他们也不会退缩,但是他们尊重法律,一个文明社会存在的基石。

但是将来呢?如果一方视法律为儿戏,或者只遵守对自己有利的法律,你能指望另一方一直忍让下去?

我不知道冲突会不会加剧,但是如果左派喉舌像现在一样,明目张胆鼓吹暴力,似乎没有理由相信分歧会日渐缩小。你认为呢?




推荐阅读

接收飞洋在线即时报道,请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加飞洋在线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