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侵不断,瑞典音乐节想了个办法

瑞典的音乐节频频爆出性侵事件,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规模最大的Bravalla音乐节发生4起强奸案和23起性骚扰。去年,5起强奸和12起性骚扰。这还只是报警的。

详情参见:欧洲再爆大规模性侵,媒体噤声

组织者没有办法,于是宣布取消2018年的活动。但是随后消息传来,明年的音乐节将继续举行,因为他们找到了解决办法:

男人免进!

对,明年的Bravalla音乐节只有女性观众可以进场。

这个好办法是电台主持人Emma Knyckare在推特上提议的:”你们觉得举办一场非女莫入的超酷音乐节怎么样?一直这么办下去,直到所有男人学会怎么控制自己。”

虽然世界各地不断举办女子音乐会之类的活动,但都是小型演出。作为欧洲最大的音乐节之一,Bravalla可以容纳5万观众,如果真的”男人免进”,倒是一个很好的社会实验。能不能成功,值得观望。

因为音乐节毕竟还是商业运作,那么主办方自然就面临几个问题:

一下子少了一半观众;
男伴不去,有些女性是不是也会却步;
音乐节地处偏远,还要在野外宿营,而且集体嗨歌,所以不可否认有些人是去寻欢作乐的,她们还会有兴趣吗?
在这个性别可以自我认定的环境下,如果有男人坚称自己是女人,让进不让进?

西欧盛行左派思潮,文艺界更是白左泛滥,在他们的世界里有三种人的地位至高无上。顺序因人而异,但是大体如此:

穆斯林
黑人
LGBT(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

这是因为白左的博爱精神把这三类人定义为弱势群体。黑人肯定是因为蓄奴和殖民的历史,LGBT本来就是少数,但是16亿穆斯林被当作弱势群体不好理解,左派也解释不清,你一再追问最终会换来希特勒的名声,所以问也没用。但是有了这个背景就容易理解组织者的苦衷了。

根据媒体报道,性侵嫌犯多是中东和北非的难民。因为官方既不确认,也不反驳,所以具体数字无从知晓。但是即使百分之百确定,所有音乐节的所有强奸和性侵都是难民所为,主办方也不会因此号召”难民免进”,这是左派打死也不会做的事。穆斯林加难民的双重身份在白左世界里所向无敌。难民给欧洲带来的经济负担和治安恶化在白左眼里根本不是问题,指出问题的人才是缺乏爱心,为富不仁的法西斯。

既然不能针对穆斯林难民,那么增加警力维持秩序怎么样?

当然也不行。白左认为警察是邪恶的象征,是杀害黑人的凶手,是压迫穷苦大众的爪牙。刚刚在音乐节上表演的歌星Zara Larsson虽然大力谴责性侵事件,但是远远比不上她在社交网络上大骂警察来的热闹。你让这些人依靠警察去防范难民,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所以组织者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关张,或者试试”男人免进”。如果成功,还可以推广先进经验。

但是比起音乐节来,诸如新年夜之类的大型集会情况更糟,或许以后要男女分区?如果性侵还是频发,也有可能在欧洲建立男人免进的公园,海难,电影院。

只是这样显得有点可笑,人类社会奋力争取的男女平等,好像变了味道。就好比美国几代人努力打破的种族隔离,又在某些高校悄然兴起,宿舍楼不收白人。也好像苦心经营,致使宗教理念相对淡漠的中国,却赫然出现非伊斯兰不得入内的餐厅。

如果男人免进的音乐节获得成功,至少会有一个好处:左派或许不再积极推动男女同厕?不过也不必抱太大希望,左派的逻辑从来都是混乱不清的,说不定有一天,在白左世界里,除了厕所混用,其他一律男女隔离。




推荐阅读

接收飞洋在线即时报道,请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加飞洋在线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