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来仪:虚幻的自我加冕-左派与极端穆斯林精神上是同构体

这是一篇带有自我反思性质的文章

昨日看到一篇文章:《左派和穆斯林水火不容,为什么合穿一条裤子》。里面描写的非常贴近事实,提取一段:

左派借以发家的男女平等,在穆斯林世界仿佛天方夜谭。在很多穆斯林国家,女性必须带头巾,只能露出眼睛。女性不能单独上街。女人不许和男人一起祷告。沙特的星巴克咖啡店悍然贴着女性顾客谢绝入内的告示。皮尤中心的一份调研显示,87%的穆斯林认同女人必须绝对服从她的丈夫。

左派认为,”男人可以光膀子,而女人必须穿上衣”是性别歧视。为了男女平等,左派支持”解放乳头”运动;但是,左派同时也支持伊斯兰的着装标准。

谁能解释这种扭曲的逻辑?左派的另一面大旗,”同性恋权益”,则是自相矛盾的经典。”解放乳头”组织敢在也门脱光示众吗?华盛顿DC的女权大游行,在沙特搞一场怎么样?苹果的CEO会去伊朗现身说法,支持同性婚姻吗?

 

左派支持同性恋,同性婚姻,变性人,亦男亦女,忽男忽女等等一切和传统观念相悖的理念或信仰。这倒无所谓,个人自由。但是左派同时也支持伊斯兰,其教义认定同性恋是犯罪。在很多国家同性恋可能入狱,受刑。在伊朗,伊拉克,沙特,阿联酋,阿富汗,也门等多个国家,同性恋是死罪。

够了,这一切无法解释的现象,显然用逻辑已经无能为力。于是我们陷入了一种死循环,无论在对待极端穆斯林的逻辑:同性恋该死,还是左派的逻辑:同性恋光荣的时候,都面临同样的困境:无法用常识和显而易见的道理说服对方。

直到土耳其发生了一次影响深远的公投,在这次让我感觉奇怪的公投中,我深刻反思了自己过去思维上的盲点,在现实主义思考链条上,补上了关键的一环。

我以前的看法是,宗教保守主义只会在贫困无望的土壤上诞生。比如加沙的难民营是宗教极端恐怖主义最好的训练营;法国郊外的失业无望穆斯林青年群体,比如中东移民二代甚至在世俗化世界出生长大,但整体上同情或者赞同IS比例非常高等等。可是,在这次土耳其的公投中,埃尔多安的支持者有许多是城市的中产阶级,甚至工商精英,他们在土耳其的经济改革中获得了好处,但并没有全心全意支持世俗化社会,为什么?

这让我陷入极大的困惑,直到我在一家朋友公司看到曾经文化不高的老板坐在一个大花梨木茶几后面,布鞋绸衫,佛珠茶具….于是我豁然开朗。

刚刚富裕起来的人民,他们的爱好是什么?尤其是财务上获得一定自由度的大中小老板们。对了,他们开始信佛,信儒,盘珠,穿布鞋,玩茶道….只会挣钱的老板是土鳖,而套个文化或者宗教皮则看上去很有感觉。

物质生活上无望,前途无望,当然会投身宗教寻求心灵安慰。那么物质上得到普遍满足后,又如何显示与众不同?又或者世俗已经获得成功,又如何确定这一切不是镜花水月,随时可能消失?

联系到土耳其的工商精英支持埃苏丹走回头路,我发现,主导世界百年的世俗化,虽然能够在物质上满足人们的需求,但无力提供一种价值。而人,说到底,是一种永不知满足的生物,物质的追求有止境,总有力不能及的时候,精神追求则是无止境的。况且对大多数人来说,幸福感并不来自内心,而是来自比较与差别:比钱、比车、比房子、比小三,这些还是有局限,因为总有人是你比不了的,比见识比逻辑?太累,还是算了,比信仰吧,这个最简单,只要够虔诚就可以了,这就是世俗社会在中东地区失败的重要原因。

中国幸运的是,自古没有哪种精神产品带有极端宗教色彩–这真是一个超级世俗的古老国度。所以即使精神上有需求,也就是有些我前面讲得那些令人发笑的举动,并不产生多大危害,而在有极端宗教传统的国家,同样生态位的国人,就构成了世俗化大回潮的主流民意。

世俗化本身回答不了终极价值的问题,主导世俗化理念的,又正好是欧陆理性左翼思潮,他们在启蒙运动中否定了原有的神圣性,人文世俗运动发展到现在,碰到了相似的宗教性的难题:什么东西才具有永恒价值?

世俗化走到尽头,便是当今左派,他们用虚幻的自我加冕,构建了一个类似宗教般新的具有神圣性的价值体系:诸如用爱发电,包容一切甚至犯罪等等。这种价值体系因为具有宗教性,因此与现实逻辑毫不相干,也因为神圣性,因此不可置疑。这也就是为什么两个极点上的群体,在精神上具有高度同构性。

而这并不让人吃惊,米尔顿迈耶在他的《小人物的纳粹帝国》里提到:事实证明,德国社民党员、共产党员和纳粹党员是用同样的材料铸成的,很容易相互交换位置。二战前,欧洲的两大政治群体,德国纳粹集团和苏联共产集团在具体政治观点上水火不容,但他们的在抽象的精神方面具有高度一致性,这从他们的宣传画的风格就能看出。

 

很相似,不是吗?左派和极端穆斯林也是如此,虽然他们在具体观点上决然不同,但在精神世界上却是同构的:罔顾现实、无视逻辑,神圣性原则,毋庸置疑的天然正确。恰恰符合中世纪天主教大主教德尔图良对宗教的说法:因为荒谬,所以信仰。

左派们其实很清楚,如果世界完全沙利亚化,那么他们所坚持的价值观将一败涂地绝无存身之地。但是没有关系,无论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被杀死–那样神圣性就彻底圆满伟大;还是放下自己坚持的观点走向另一极–皈依伊斯兰,都能满足他们脱离现实世界,达到宗教性高潮的心。而且不是还没到那一步嘛,文明世界所提供的,还足够他们挥霍一阵。从这个角度上说,世俗化的未来还真没有什么胜算

关于凤来仪



推荐阅读

接收飞洋在线即时报道,请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加飞洋在线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