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洋在线】谷歌的多元化危机

谷歌又出名了,不是因为阿尔法狗,不是无人车,也不是侵犯隐私,而是因为它刚刚开除了一个员工。

这个员工狗胆包天,竟然敢质疑谷歌的多元化伟业。

多元化,Diversity,是左派的命根子。它有两个金字招牌:
男女平等
种族平等

这不是好事吗?不应该平等吗?

你又上当了。

左派的多元化绝不是你想象的人人平等,就像他们所有的高大上口号一样…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

比如说,左派推崇的男女平等,其实是指男女一样,也就是否认男女有别,那么,高科技公司里女性不到50%自然就是不公平。至于建筑工人和卡车司机是不是也应该男女一半一半,左派现在顾不上,因为重点在高科技领域。谁要是小声儿说一句,男女本来就有生理上的区别,有些行业男性多一些,有些行业偏向女性,只要没有制度性歧视,也正常吧?恭喜,你很快就会被吐沫淹死,如果你侥幸逃生,也会一辈子背负性别歧视的罪名。

谷歌的这个二货,就是因为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洋洋洒洒写了10页的论文,论证男女有别!其实他绞尽脑汁,尽量不想冒犯女性,而且一再表态他支持多元化的大原则,只是认为谷歌不允许任何人有异议,甚至讨论都不行,这种风气太过分了。他还强调自己也是左派(liberal),但是3天之后就被开除了。

有意思的是,联邦政府正在状告谷歌,因为大量数据表明,女性员工的收入严重低于男性,涉嫌性别歧视。那Google就比较尴尬了,如果自己真是男女平等,那为什么付给女性的薪水要少那么多?难道只有男女各占一半才是平等?

“种族平等”其实是个更好的例子。左派追求的种族平等也不是人人平等的概念,而是结果均等,比如美国人口中黑人占12%,那么哈佛必须有12%的黑人学生,否则就是歧视。亚裔只占6%,大学里却有20%是亚裔学生,这太不公平。亚裔重视教育的优良传统就这么华丽丽地被忽视了。

至于NBA只有0.2%的亚裔球员,NFL几十年才出了5-6个亚裔,好莱坞白人黑人垄断的现象,左派不做评论。只有大学,高科技公司这些亚裔占优的领域,才是一定要讲究”种族平等”的。

如果有人说,法律要求人人平等,如果不歧视任何族裔,完全择优录取,不是合情合理吗?恭喜,你又要被吐沫淹死了。

这就是多元化大棒之下的美国现状。

亚裔近年来奋力抗争,反对AA政策,已经已经取得可喜的进展,主流媒体福克斯新闻和华尔街日报也逐渐增加正面报道。谷歌的这位勇士,则又一次揭开多元化的面纱,让更多的人看到真相,并且第一次把硅谷的”文字狱”昭示天下。

1. 华尔街日报社论:哈佛在掩藏什么?
2. 川普送大礼:详解调查大学AA对亚裔意味着什么?
3. 工作AA开始了,IT行业亚裔首当其冲
4. 亚裔细分投票数据汇总,兼谈华人维权之路
5. 常春藤学校真的慌了,多年压制亚裔入学的黑幕就要曝光

谷歌的员工名叫James Damore,28岁,哈佛大学博士,任职软件工程师。

他没有权力雇人,发奖金,更别说开除别人,所以他的文章只是表达自己的看法,而不是在实际工作中由于”性别偏见”而歧视别人。他之所以被开除,是因为他揭了谷歌的遮羞布,触及了整个硅谷的痛处。

还记得谷歌因为”网管”而愤然退出某个市场吗?谷歌说,不自由,毋宁死!但是James Damore的言论自由呢?

谷歌CEO,印度裔的Sundar Pichai给全体员工发信,发誓谷歌绝对保护每个人发表意见的权利,随后就把Damore开除了。谷歌新招的多元化副总裁周末也匆匆上阵,基本上是在重复一句话:多元化就是好来就是好!

飞洋在线
当你割掉一个人的舌头时,你并没有证明他是个骗子,你只是在向全世界宣布,你不敢听他要说什么。 – George R.R. Martin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谷歌之所以这么惊恐,是因为Damore的这篇大作在谷歌内部疯狂转发。周五被媒体捅出去之后瞬间成为社交网站的热点。周一他被解聘之后,马上又被主流媒体强烈关注。

很多谷歌员工匿名联系媒体,支持Damore,反对左派口中的”多元化”。Breitbart将发表系列文章,刊登这些访谈,前两期已经发表。一个化名Hal的雇员说:”很多正义斗士们一天到晚不干活儿,净折腾这些文化战争。公司还要刻意多招这类人。多元化已经渗透到公司所做的每一件事,以至于谷歌高层首先关注的是多元化,然后才是科技。”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连发几个推,说要聘用Damore,而且告诉谷歌,Censorship is for losers.

Damore已经表示要考虑法律途径。但是宪法第一修正案只是针对政府,对私人公司无效,而且每个人都要签署的at will雇佣合同也保护了谷歌,所以单纯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恐怕胜算不大。但是加州的州法略有不同,更多程度上在保护员工,而且确实有条款限制雇主因为政见不同而迫害员工。

Damore几乎肯定是要告的,而且无论结果如何谷歌已经损失惨重,如果它不想和解,反而一意孤行要把官司打到底,那么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就有幸看到这幅情景:

一个自称左派的员工,状告更左的雇主,法律依据来自极左的加州,再由左得无法无天的第九巡回法庭裁决。画面美得不敢想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