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克利孩子创业梦失去大金主 – 什么事让世界最红漫画家怒骂F*ck?

史考特·亚当斯 (Scott Adams)是美国著名漫画家,被时代杂志评为对世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笔下的呆伯特系列是全世界上班族的精神鸦片,读者上亿,是个不折不扣的网红。

亚当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MBA学位,成名之后心念母校,不但大笔捐款,而且鼎力支持学校的项目。比如他最近捐款开发的一个网上项目(http://startupnetwork.berkeley.edu/about),把创业者,顾问,和投资人联系在一起,帮他们有效利用资源,为这些心怀梦想的孩子们铺平道路。

2月3日,呆伯特他爸,亚当斯忍无可忍,在自己的博客中发文,宣布不再给伯克利大学捐款,也不再以任何方式支持伯克利大学。他在一段视屏中更是直截了当,甚至爆出粗口:“”F*ck them!I’m done with them!” (去他妈的伯克利,跟我无关了!)

从此往后,伯克利的孩子创业梦失去了一个大金主 。

小编说
亚当斯到底是谁啊?让我们看一组他的作品。上班族是不是很眼熟啊?

经理:CEO刚才来了一下,问我们的新软件什么时候能完?
呆伯特:这次该谁去蒙他啦?
经理:上周我说是Elbonia黑客的错。
呆伯特:好借口都被你用了!

小编说
亚当斯大选中说了什么?

初选早期,亚当斯口出狂言,预测川普会击败所有共和党候选人,并在总统大选中摧枯拉朽般获胜。当时没人信他,倒是不少人觉得他得了失心疯,可是最后结果证明他完全正确。

小编说
伯克利大学到底发生了什么?

2月1号伯克利发生暴力示威,蒙面歹徒不仅焚烧商店,而且殴打川普支持者,其中一个被打得不省人事。他们抗议的原因是Milo要去校园演讲,而Milo支持保守派理念和川普。伯克利曾是言论自由的发源地,现在却不能容忍一个理念不同的人发声。

Milo Yiannopoulos – 同性恋,却被左派戴上一顶“反同性恋”的帽子,无法容忍他在伯克利演讲。

当你割掉一个人的舌头时,你并没有证明他是个骗子,你只是在向全世界宣布,你不敢听他要说什么。 – George R.R. Martin

社交网站民意沸腾:

配图:
1945年,美国的年轻人浴血奋战,打击日本法西斯军队,在硝烟弥漫的战场竖起国旗;
2017年,美国的年轻人骂别人是法西斯,殴打理念不同的人,然后在浓烟滚滚的大街上破坏公共设施。

小编说
亚当斯到底为什么和伯克利大学切割呢?

飞洋在线把他的博客全文翻译如下 :
(http://blog.dilbert.com/post/156778990841/berkeley-and-hitler

把任何一个美国总统称作希特勒的荒谬做法在这篇文章里得到最好的阐述。这种(指责别人是希特勒的)做法恰恰是缓解认知失调的一味良药。大选过后认知失调就像一层黑云,笼罩美国大地。把我推荐的这篇文章分享出去吧,你没准儿能救人一命。

提到希特勒,我宣布终止我对加大伯克利分校的一切支持。多年以前我在伯克利获得了MBA学位。近年来我大力支持母校,时间和金钱上都有,但是到今天全部结束。我衷心祝福他们,但是我觉得自己在伯克利校园既不受欢迎,也不安全。这是一个伯克利教授最近明确告诉我的。他看起来很聪明,我还是相信他吧。

我决定和那个自己是同性恋,男友是黑人的犹太移民站在一起(注:这里指Milo),而不是那些戴着黑面具,像夜游僵尸一般用棍棒殴打理念不同的人。我觉得这合情合理,但是我也知道很多人不同意,说不定在校园也会把我一棒打死。

昨天我问了一个最推崇自由主义,并且痛恨川普的朋友,为什么共和党赢了多数州长位置,占据国会的多数席位,夺回白宫,而且不久还要拿下最高法院。他说,“没有简单答案。”

其实答案很简单。但是对很多美国人来说,认知失调和主观偏见把这些简单答案藏在了希特勒的幻觉背后。

我将继续努力,拨开这层迷雾。预计完成时间:2017年12月。任重道远。

最后一句明显是调侃,符合呆伯特的主题。

倒数第二句意味深远,翻译起来也最困难:

But for many Americans, cognitive dissonance and confirmation bias hide those easy answers behind Hitler hallucinations.

Cognitive dissonance是个心理学名词,指一个人接触到新的信息,和已有的观念和价值观相悖时的精神焦虑。比如一些左派人士认定川普绝无可能获胜。大选结束之后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潜意识里为了降低这种精神焦虑,很多人选择去忽视,甚至否认事实。

Confirmation Bias 是指一个人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或假设,而选择性地去搜索,解读或记忆外界信息。比如一个人认定川普是个种族份子,坚信他侮辱女性,而且歧视穆斯林,那么他对相反的证据会视而不见。

在这两种精神状态的夹击下,很多人看不到简单的答案,或者说明明知道答案是什么,但是潜意识里选择去忽视。

那么最好的解脱,就是骂别人是希特勒。

亚当斯推荐的这篇文章有更深刻的分析(https://regiehammblog.wordpress.com/2017/02/01/this-hitler-nonsense/):
作者的中心思想是:美国的制度和体系注定出不了希特勒。如果一定要和纳粹比较的话,就看谁总是诉诸暴力,谁在打砸抢。把任何一个和你理念不同的美国总统比作希特勒不但幼稚,而且会遮住你的双眼。

小编说
让亚当斯到底害怕的,伯克利暴力示威的照片

“打倒Milo”的大字报

 

投掷燃烧瓶

 

暴力示威中经常出现的“神秘”蒙面人

Protesters jumps over a barricade at Sproul Plaza during a protest against right-wing Milo Yiannopoulos who was scheduled to speak at UC Berkeley in Berkeley, Calif., on Wednesday, Feb. 1, 2017. (Doug Duran/Bay Area News Group)

 

砸毁银行大门

A small group of protesters break windows at the Chase Bank on Shattuck Avenue during a protest against right-wing Milo Yiannopoulos who was scheduled to speak at UC Berkeley in Berkeley, Calif., on Wednesday, Feb. 1, 2017. The speech was canceled after a small group of protesters lit fires and damaged windows at the university. (Jane Tyska/Bay Area News Group)

 

公众号读者留言节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