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皮】白宫新总管凯利将军

约翰 ﹒凯利 (John Kelly) 将军上星期一宣誓就职白宫幕僚长。

在他上任之前,白宫是一个森林动物园:总统推特很忙,内阁掐得很欢,秘密泄露很快。新任的通讯部主任斯卡拉穆奇,上任几天后给记者打电话,先质问是谁泄露了他吃饭做生意的秘密,发誓如果再查不出,就把白宫的人统统开掉。然后破口大骂幕僚长普利巴斯和策略顾问班农。普利巴斯的语言十分地儿童不宜,不时冒出个把解剖学器官。

最恨老川的媒体,此时喜不自禁:白宫活人秀竟如此惊世骇俗,以后再不要费时费工编假新闻了!


斯卡拉穆奇

斯卡拉穆奇在媒体上爆料白宫后,幕僚长普利巴斯辞职。川普当天任命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将军为幕僚长。凯利将军星期一早上宣誓就职,中午即宣布卡拉穆奇被解职。据说卡拉穆奇当下被“护送出白宫”。

白宫发言人简单地宣布了卡拉穆奇被解职的消息。凯利没有说话,白宫内其他人也没有出来说话,川普破例没有推特。

这是将军的办事的风格,美国久违了。


川普和凯利

凯利将军是一个不很外露的人,尤其很少谈政治。事实上,没有多少人知道凯利的政治倾向 —— 因为美国一向有军人不干政的传统,所以凯利一般避免谈政治。

但很熟悉凯利的人,知道他在政治上有自己的倾向。凯利在担任国土安全部长时,坚定维护移民法,支持边境控制,积极筹划在美墨边境修墙。

当左派政治家对控制边境说三道四时,凯利说: “你们立法者如果不喜欢现行的法律,那么你们可以修改法律。要是你们没有勇气和能力修改法律,那么对不起,请闭嘴,请全力在支持前线上执法的美国儿女们。”

凯利在军队时,也曾公开批评过军队里的一些左政。近年美国军队开始实行让女兵参加地面战斗和特种兵。凯利不赞成。他说:“我担心的是战斗部队和特种兵为了保持女兵的比例,可能降低要求,这是非常危险的。”

很多人猜想,2016年从军队退休的,66岁的凯利能够同意从政,加入川普内阁,很可能是因为川普政策与凯利的信念有交集。

虽然凯利和川普在政治观念上大概有不少相通之处,但作为个人,曼哈顿房地产商川普,和一生大部分时间在军队的凯利,天悬地隔。

川普虽任命凯利为国土安全部长,但凯利并不在他的小圈子之内。川普宣誓就职总统后不久,推出了针对穆斯林7国的“旅行禁”,为此全国吵得沸沸扬扬。左派骂川普是宗教歧视,拥川的人辩解是为了美国国土安全。但奇怪的是,这个为了美国国土安全的“旅行禁”,出台前并未征求当时美国国土安全部长凯利的意见,凯利事先毫不知情。

凯利对“旅行禁”并没有公开评论,作为川普下级的他,按部就班地执行总统的行政令。

实际上,凯利在执行“旅行禁”过程中有这样一段插曲:开始,川普打算禁止7国所有人入境,包括绿卡持有者。凯利认为这一条不合条例:“按常规不是这么干事的“。他在川普面前解释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但川普不想改,觉得是丢面子的事情。

凯利于是对房间里其他人说: “请你们暂时出去一下。” 川普开始扭扭捏捏不大愿意,在凯利一再坚持下,川普让其他人出去了。凯关起门来和川普谈,过了一会,门打开来,川普同意修改“旅行禁”细节,让持绿卡者入境。

这就是凯利的坚持一生的行事风格:一是服从上级,遵守命令;二是让上级知道真相,凯利说:“让上级知道真相是下级的责任。我也常对我的下级说:对我最大的支持就是让我知道真相。” 三是尊重他人,无论上下级。如凯利所说:“我不隐瞒我的不同意见。但如果我有不同意见,我会以尊重对方的方式说出来。”—— 所以凯利和川普进行严肃谈话时要请其他人走开;出于对总统的尊重,他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和川普针锋相对。

这次凯利任职白宫幕僚长,各路媒体,无论左中右,都是正评。事实上凯利进入内阁以来,很少有媒体直接批评凯利。虽然当初川普选内阁时,不少极左媒嘀嘀咕咕“川普用的军人太多“,但在一个真正的军人面前,左媒们都不约而同地不吭声了;当然,一贯自说自话的川普也老实了不少。

凯利是个真正的军人。这位出身于爱尔兰天主教家庭的,邮递员的儿子,在军队服役了46年。他绝对更像一个军人而不是一个政治家。

凯利的两个儿子,也在军队服役。2010年11月9日,他的大儿子,当时在阿富汗服役的罗伯特﹒凯利,踩上了地雷。凯利后来说:“他走得很快,谢谢上帝,他没有受苦。“

受苦的是罗伯特的亲人。数年后,凯利将军说 :

“在我在军队的岁月里,曾许多次登门告诉那些父母,他们的孩子死了。我一直以为我能够想象父母失去孩子的痛苦。直到我失去了罗伯特,我才知道我错了:失去孩子是无法想象的痛苦。“

那天早晨,门铃响了。凯利去开门,看到他多年的挚友,邓福德将军(Joseph Dunford), 穿着全套的军服站在他面前。他马上知道:罗伯特死了。

凯利后来说:“当时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对罗伯特的每一段记忆:从在产房第一次见到他,到前几天他在我手机上的录音留言;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仿佛看录像一般。我站在那里,仿佛过了几个小时,其实只有几秒钟。”

当时,凯利的妻子卡伦还在睡觉。凯利走上楼去,叫醒了与他相伴34年的妻子,告诉她,他们的孩子死了。“这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艰难的事。” 凯利说。

凯利很少在公共场合谈到他的儿子。有几次谈到儿子时他说:“我们是5500个在中东战争中失去亲人的家庭之一。”

当别人问道这种牺牲是否值得时,凯利说:“这不是一个应该问父母的问题,答案不应该由父母决定。如果那个牺牲的年轻人觉得值得,那么就值得。”

在凯利得到儿子死讯后四天,他应邀到佛罗里达,出席纪念美国两个牺牲士兵的仪式,凯利在会上致辞。事前,凯利对主持纪念活动的人提出了唯一一个要求:不要提他的儿子罗伯特。


凯利将军在讲话

两位被纪念的美国士兵在两年前死于伊拉克。一位叫耶尔,是来自弗吉尼亚的混血儿,家里很穷;耶尔和妻子,女儿,母亲和妹妹生活在一起,全家靠他供养。另一位叫赫特,来自纽约长岛一个白人中产阶级家庭。

凯利在纪念辞中,把耶尔和赫特称为他的两个“儿子”。

当时耶尔和赫特在伊拉克一个警察楼外站岗。楼内有100个伊拉克警察,50个美国士兵,还有其它国家的人员。

站岗时,耶尔和赫特看到一辆卡车全速开过来,朝着他们身后的警察楼。

耶尔和赫特迎着卡车,对它全力开火。卡车终于停下来了,在离两位士兵几米处爆炸了。

后来爆破专家检验后发现,卡车里装了2000磅左右炸药;如果卡车冲进大楼,楼里的近两百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从看到卡车到卡车爆炸,总共只有6秒钟。凯利说:“他们两人在6秒钟没有时间想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国家,他们的国旗,也没有时间考虑生和死。但是,6秒钟足以让他们尽到了一个军人的责任——” 凯利纪念辞最后一句话是: “象耶尔和赫特这样的士兵,就是今晚守护着美国的人,为我们所有的人守护着美国。”


凯利将军和士兵

美国绝不是一个军政国家,她是世界上最远离军政的国家之一。但是,真正演绎美国精神的,有不少美国军人。从美国国父华盛顿将军,到今天在伊拉克牺牲的美国士兵耶尔和赫特,他们身上都闪烁着真正的美国精神。

在近年来深深割裂的美国,政治上内斗不断的美国,白宫的凯利,是一个对美国人的提醒 —— 提醒曾经存在的, 也许还在存在的美国精神。

许多人希望凯利能真正管理白宫内阁,包括管理内阁的两位特殊人员:库什纳和伊万卡。

川普的女婿库什纳,女儿伊万卡,在川普上任后一直在白宫工作。据说二人是川普最信任的人,这次川普不顾幕僚长普利巴斯和策略顾问班农的竭力反对,任命卡拉穆奇为白宫通讯部主任,就是听了库什纳和伊万卡的话。

今年4月,以前从未和军队打过任何交道的,36岁的库什纳,到伊拉克军事基地视察。


库什纳在伊拉克

很多人反对库什纳和伊万卡在川普内阁的角色,包括许多当初坚决投票川普的选民。“我投的是川普,并没有投库什纳和伊万卡。”他们说。
网上的讨论中,不少人建议川普让库什纳和伊万卡离开白宫,但有人说这不可能:“因为川普太爱伊万卡了。”
(其实凯利将军应该也很爱他的儿子罗伯特。罗伯特﹒凯利,伊万卡﹒川普和贾瑞德﹒库什纳同年生,都是1981年。)

凯利入白宫之后,伊万卡马上发推特,表示欢迎凯利到来:“我期待着和凯利肩并肩地为美国人民服务。“

“肩并肩”?凯利是白宫幕僚长,是伊万卡公主的上司。


伊万卡和凯利

伊万卡的推特被诸多媒体报道,有不少反响。美国右媒﹑大选时川普的铁杆支持者《布莱特巴特》(Breitbart),也报道了这条消息。这条消息下有5607条评论。其中读者点赞最多的评论是: “凯利将军,请解雇伊万卡。”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量化金融工作。近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和《文综》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